爱上热干面的程序员

最后编辑于 2020年07月15日 科技

武汉,热干面,这两个词儿实在难分,互为联想。最早上学的时候,在食堂里见到了米粉,我噻,还有这种东西?粉不多,小杂碎的配料不少,真的是让没见过世面的我开了眼界。后来,又在地摊儿上见到了米线,我噻,又是一个吃法儿盖过吃啥的东西,看着做饭师傅忙忙碌碌龙飞凤舞的鼓捣着各色食材,嗯,差不多就看饱了。

作为一个北方出来的程序员,吃过了太多的面食。拉面、拽面、抻面、板面、烩面、刀削面,都透露着豪爽不羁大方豪气,就是一大碗面,基本没啥配料,没钱的拿头蒜或拿根葱,有钱的点个爽口凉菜或来盘酱牛肉。先挑后拨最后一口呼啦啦的连汤带面灌倒肚子里,抹抹嘴儿,一顿饭算是饱了。

粉和面虽然有着不小的区别,但吃多了,就渐渐失去新鲜感了。直到有一次到武汉,大早起的就去了仰慕已久的一个摊档,来了一碗热干面,不过端上来的竟然不是碗,而是快餐用的纸筒。热干面的口味,完全不同于之前的粉和面,也不是多么的美味,而是怪怪的味道,并且吃一口之后就爱吃了,这可能是碱水面、芝麻酱、小香葱、酸豆角、豆芽儿混合产生的神奇效果吧。

后来,每次到了武汉,都会先来上一碗热干面,有点碱,再来瓶农夫山泉,有点甜,爽了。

北方的一碗热干面早餐:
1024.com
Image credit:1024.com

登录注册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