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农误入桃花源记

最后编辑于 2020年08月22日 科技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见渔人,乃大惊,问所从来。具答之。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村中闻有此人,咸来问讯。自云先世避秦时乱,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不复出焉,遂与外人间隔。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此人一一为具言所闻,皆叹惋。余人各复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数日,辞去。此中人语云:"不足为外人道也。"

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处处志之。及郡下,诣太守,说如此。太守即遣人随其往,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路。

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

时光如梭,转眼一千六百年。

三伏天,有码农者夜不能寐。回首过往,萍踪浪迹,孑然一身。每念及此,潸然泪下,不能自已。入夜更深,困顿难支,渐入梦乡。

隐约间,码农偶遇一老者。仙风道骨,鹤发童颜。大奇,欲趋前问之,忽不见也。追之,却迷于一片桃花林中。举目四望,花影缤纷。心中一震,举手拈花,鼻凑之,清香淡雅。真乃东晋也。码农大喜,一时涕零。穿越成功,此生必非凡也。

老马识途,虎啸龙吟,码农直取林尽之处。果见一小山,山侧隐现一痕。若偶过之,必难见也。虽风雨一千多年,坍塌松落,草茂遮之,然码农据前世所学,断定其必为桃花源之洞也。手扒拉之,一而再,再而三,终见一道光线穿出。码农遂奋力躬身,爬洞而出。豁然开朗,果然是阡陌鸡犬之地,怡然自乐之处。古人诚不欺我也。

村人见码农,乃大惊,问所从来。答曰东晋。村人聚之,与其设酒杀鸡作食,论古谈今。席间有老者云,先辈时曾有人到此,至今一千多年,复见第二人,真乃生平之幸事也。余人闻之,皆叹惋。停数日,与村人匠工细造,倾尽前世所学。村人奉之若神明,皆劝之勿出。码农推辞一番,自此留下。

村中妙龄皆仰慕之,与其追逐林中,嬉戏山水。日久,喜结良缘。码农不亦乐乎。前世艰辛,此世美人大宅,世外桃源。心中大慨,项少龙也不过如此耳。

是夜,码农拥美酣睡。忽天降大雨,雷霆闪烁。霹雳一声,码农梦中惊起。朦胧中,窗外瓢泼如柱。恍惚间,复又卧倒,欲回佳人之旁。然不复得路,迷糊之,昏顿一夜。

翌日,太阳三竿,码农始醒。方觉作夜乃误入桃花源。多有不舍。



写于2020年8月11日

码农误入桃花源记

丑奴儿·夜都会兄弟

念奴娇·古堡北望

永遇乐·京古北水镇浪记

刘关张大战张三封

念奴娇·程序员怀古

登录注册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