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Andrew Chen看扁Facebook的故事

干了这碗大乌苏    2020年12月27日

投资人手握资本,能够掌握创业者的成败。大部分创业者都想尽办法结识投资人,甚至把投资人奉若神明。有哪个创业者是不需要钱的呢?不需要钱是因为还没到需要的时候。但是实际上,投资人也有七情六欲喜好恶坏,眼光短浅看走眼的事儿比比皆是,这还是在他们拥有各种行业数据行业分析的情况下。

Andrew Chen是硅谷风险投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的普通合伙人(General Partner),见过的公司谈过的创始人不计其数,可谓是识人断事经验满满。但是他吃亏就吃在了经验满满,未来的事儿,不是过去的经验能决定的。那就是他判断Facebook永远不会成为一家市值十亿美元的公司。

多年后,Andrew Chen写文回忆了当年的事情。那是在2006年,Andrew Chen正在西雅图从事一项新的针对社交网络的广告业务,并且已经与MySpace、AOL、Wall St. Journal、NY Times等1000多家公司签约合作。在了解了一些Facebook的信息后,他和几个同事飞到了Palo Alto,与当时还是大学社交网络的Facebook方面会谈。接待他们的是日后名扬互联网的几位,Sean Parker、Matt Cohler、Mark Zuckerberg,当时Facebook公司一共有12个人。

尽管Sean Parker向Andrew Chen阐述了Facebook的增长潜力和巨大前景,以及当前的网站数据,每月几百万的UV,每月50亿次点击。但Andrew Chen却盯住了每千次广告展示费用0.25美元CPM,他简单算了一下,然后,就错失了一个伟大的机会。

0.25美元CPM * 50亿/月 = 125万美元/月 = 1500万美元/年。
也就是估值1.5-3亿美元的业务(规模)?这也太弱鸡了吧。

尽管每月50亿次的展示使得Facebook超过了当时的ESPN.com,但能超过Yahoo、MSN或AOL吗?Andrew Chen有来自MySpace、Friendster、Hi5、Dogster和许多其他社交网络的数据,他坚信Facebook永远不会超过,毕竟类似的MySpace在前面摆着呢。

显然,这些判断被历史证明都是错误的。

Andrew Chen学到的教训:
In the modern era, business models are a commodity.
商业模式是一个商品而已。(一切皆在变化,要有长远的眼光)
Be humble, and keep an open mind towards weird new companies.
谦逊,对奇怪的新公司保持开放心态。(一切皆有可能,不要先入为主)
Hats off to all 12 employees I met that day in 2006.
向2006年那一天遇到的所有12名Facebook员工致敬。

现在Facebook的市值,7616亿美元:
1024.com

人在不NB的时候,被人看扁是家常便饭,即使你是Mark Zuckerberg也不例外。参见1024的文章:
马克扎克伯格在创业成功前的讲课几乎无人问津

Andrew Chen的原文:
Why I doubted Facebook could build a billion dollar business, and what I learned from being horribly w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