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张贵兴的《猴杯》亚洲版的百年孤独

1024    2021年1月13日

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是我最喜欢书之一,高中时代就被布恩迪亚家族的魔幻故事深深吸引,放纵、生理、欲望、孤独,陷入其中不能自拔,以至于后来又读了好几遍,但依然难搞明白各个人物之间乱七八糟的关系。这段时间偶然看到了张贵兴的《猴杯》,文章的遣词造句纷繁复杂,内容充满丛林潮湿情欲暴虐,展现一个狂野的热带雨林画面,讲述了一个猪笼草家族的故事,堪称亚洲版的《百年孤独》。

1024.com
Photo by Eutah Mizushima on Unsplash

“猪笼草(pitcher plants),热带肉食植物,俗称“猴杯”(monkey cups),正式名称“忘忧草”(Nepenthes)。捕虫瓶里的汁液,清凉可口,猴子爱喝,故称猴杯。红毛猩猩喝时,为了不搅散瓶底的虫骸,斯文秀气,好似英国淑女细啜浸泡着柠檬片的红茶。”

“河岸竖立着一棵老榴莲树,叶密如册,枝干出水痘似的结着数百颗榴莲,大如猪头,小如猫头,部分早已熟透,开脐出鸡仔黄肉核,仿佛肛开屎出,反常地不落地。两只猴王率领一群猪尾猴在榴莲树上捉对厮杀。猴脸龇牙咧嘴仿佛腮裂颊烂满壳愁惨的老榴莲果。长须猪带着猪仔啃食地上的烂果。大蜥蜴伸出舌头用杰克逊氏器舔嗅猪仔屎臊味。雉从来没有见过面的族人抵达那条河时已经过了中午,老榴莲树上依旧酣战不休,直到其中一只受了重伤的猴王从树上坠下让大蜥蜴叼走,战败的猴群才落荒而逃。战胜的一方开始掠食榴莲果时--它们竟有足够力气赤手空拳剥开榴莲果,并且用榴莲壳掷袭树下观望的族人--族人已休憩完毕,开始渡河穿林,足足跋涉一钟点后才走出雨林来到长满石南树丛的荒地。”

“猴子继续在树上吼叫,两度冲到树下抓伤两名日军。日军偶尔朝树上懒洋洋放一两枪。根据那位翻译官日后传述,其中两名年轻日军始终背对红毛丹树,任同僚推挤劝说不肯走到树下。一位刚从树下走出来的日军勒紧裤带,摘了一粒红毛丹啃吃,接近两位年轻日军时说:这年轻的南国姑娘的*果然不一样,就像这南国水果,又嫩又多汁……。两位年轻日军最后终于走入红毛丹树下。日军啃着红毛丹,配合两位年轻日军的抽搐和**,开枪将黄家储存日常用水的十多个水缸击破。日军临走前用武士刀削下十多串红毛丹带回营中和同僚分享。日军走后,猴子徘徊树下不去,尝试将主人头颅接回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