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大宴铜雀台

一壶浊酒    2021年12月25日

《三国演义》 第五十六回
曹操大宴铜雀台,孔明三气周公瑾

曹操逐一览毕,笑曰:“诸公佳作,过誉甚矣。孤本愚陋,始举孝廉。后值天下大乱,筑精舍于谯东五十里,欲春夏读书,秋冬射猎,以待天下清平,方出仕耳。不意朝廷征孤为典军校尉,遂更其意,专欲为国家讨贼立功,图死后得题墓道曰:‘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平生愿足矣。念自讨董卓,剿黄巾以来,除袁术、破吕布、灭袁绍、定刘表,遂平天下。身为宰相,人臣之贵已极,又复何望哉?如国家无孤一人,正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或见孤权重,妄相忖度,疑孤有异心,此大谬也。孤常念孔子称文王之至德,此言耿耿在心。但欲孤委捐兵众,归就所封武平侯之国,实不可耳:诚恐一解兵柄,为人所害;孤败则国家倾危;是以不得慕虚名而处实祸也。诸公必无知孤意者。”

鲍国安版本白话:

我本愚陋之人,始举孝廉,后来,天下大乱,我在家乡构筑房舍,本想以此离世避祸,春夏读书,秋冬狩猎,以此度日,等待天下太平。不想朝廷征我从军,封为典军校尉,从此告别以往闲散生活,替国家效力,征讨四方贼寇,初时我之愿望,是死后在墓碑上题曰: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

然而,自从剿黄巾始,讨董卓,除袁术,破吕布,灭袁绍,定刘表,终于荡平天下,威加四海。如今我已身为丞相,人臣之贵,已到极点,复又何望哉?如国家无我一人,真不知将有几人称帝,几人称王。

有人见我权重,妄加猜度,疑我有异心,此大谬也!然而欲使我交出兵权,封侯归国,实不可行。诚恐为奸徒所害。我败则国家倾危,天下必定大乱!我岂能慕虚名而招大祸?此番苦心,诸公未必能知啊!有谁能知我心?有谁能知我心?有谁能知我心?

。。。

一壶浊酒,俱往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