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过年回家相亲记全景图二

靓仔    2022年1月31日

告别了二球和他的众位好兄弟,转身把烟头儿精准的弹进了路边的小水坑。见了熟识的街坊打了招呼,进了家门。我没告诉家里说今天回来,否则他们早在门口等着我了。在家里自是一番热闹。虽然天已经黑了,但不一会儿,邻里邻居的,大叔大婶的,陆陆续续的过来挂个面儿聊一会儿,都很关心我的收入、有没对象啥的。

听闻二球从隔壁村娶了个媳妇儿,还生了俩小子,真是行啊!据说这小子在小城里带着一帮人,不知道搞啥,这些年着实弄了不少钱,而且出手大方、会来事儿。怪不得板寸整的这么齐整,原来有底蕴。

第二天一早,我还懒在被窝里,就听见院子里有人过来给我安排活了,到村东头的老张家相亲,他们家的外甥女儿也回来了,正值芳龄,长得也标致,都安排好了,就等我过去了。我刚想伸出脑袋问问这妮子啥情况?又一想,我在小学的时候就认识这妮子,比我小2年级,哎,算了,听长辈的安排就是了。

洗漱一番,头梳的光溜,大碗子表一戴,拎上两条烟,装了三个红包,出门。刚到村东头,远远的看见一个小屁崽子一溜烟的跑到了老张家中,这小子估计是老张叔大闺女的娃,在门口放风儿呢。到了他家门口,一位打扮入时的姑娘迎了上来,略显羞涩的说道:“哥,快屋里坐!”我尴了一下,说:“二妮儿,好几年没见了,你还认得我,嘿嘿!”随她进去。二妮儿家其实在村西头,嘿,还专门跑过来到他舅家。

屋里早已经准备好了瓜子糖茶烟。人还不少,他们家的基本都在了,只有一个小孩,就是刚才放风的那个。我赶紧掏出一个红包递给他,小屁孩儿大眼珠子滴溜溜的,很害羞。

递烟端茶一番客气过后,慢慢的进入了正题。我和二妮儿对付了一下彼此的工作情况,就开始和众人聊村里的旧闻轶事了。聊的倒也轻松,没有那么多的打探隐私,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推辞了老张叔家的午饭,临走了,我和二妮儿互相加了微信,保持联系。

靠中午边了,村里的空气中飘着香喷喷的味道,炸丸子、炖排骨、醋溜鱼。。。闻着就让人饿得慌,我回家的脚步不由得更快了。路上看见一只傻狗追着另一只,旁若无人的摩挲着。这还没到春天呢,动物们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