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四年,地铁中的故事

   大家好,我是JTR,做设计的,在1024上初次跟大家见面,左xiong部位无比的奔腾 :p !!!
   2013年,初到北京,那个时候北京的地铁“巨”便宜,2块钱能从安河桥北座到天宫院,现在需要7块,打车的话约150元人民币,也就是说如果你不选择开车(前提是得有车(如果你买车准备上京牌,前提是你能摇到号)此处杠精退下),大部分人会选择坐地铁。
   而地铁上有趣的事儿就太多了,比如:
   1. 有个人,以爬行的方式,放着陈星老师的《流浪歌》,拿着吃饭的家伙正在向你靠近,这个时候你的内心活动...
   2. 你旁边有人在看电视剧,电影,或者斗地主,自己也会忍不住去瞅两眼
   3. 所在的车厢某处发生了口角争执,看两眼,听几句,继续看手机,或继续看别人斗地主
   有意思的太多了,欢迎评论区留言 :) 
   不过,在我看来最有意思的是关于“坐到一个座位的过程”
   2016年,我换了工作,上班地点在朝阳区大望路,而我住在海淀区苏州街,每天单程座20站地铁到公司。
   上班坐地铁能坐到座位的的概率,和设计稿能一搞过的概率是一样的,甚至更低,因为做设计毕竟我是专业的 :p ,而“抢”座位我是业余的。
   下班回家倒还好,空座位不多也不少,有时候座,有时候不座,因为时间是一样的,主要是下班回家后能去人大打球,上班想坐座位是因为能多咪会,那心情不能相提并论,毕竟打球比睡觉有意思多了。所以回家基本不座,坐下还得站起来,多麻烦。
   好景不长。和女朋友同居了。无论是上班还是下班,都想坐个座位,因为腰不行了。腰的问题我总结了一下,是因为打球次数太多,还有就是打球常用动作是“干拔投篮”(我的偶像是麦迪),这个动作太费腰。所以日积月累,腰挺不住了,跟其他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再说一遍:腰挺不住跟其他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之后座地铁的日子里,我学会了“用户分析”。
   上地铁之后,首先我得屏息凝神,挤到座位跟前,观察这一排的六个人:
   1.仰着头睡的一塌糊涂的,果断放弃;
   2.坐在那里,戴着耳机悠哉吃着煎饼果子的,放弃;
   3.玩着消消乐的,待选;
   4.看公司报表的,看小说的待选;
   5.拉个小推车的爷爷奶奶,基本可以锁定目标,因为10号线早上8点多出门的爷爷奶奶95%都是去健德门国际会展赶集的;(好嘞,这个时候的我嘴里念叨着“劳驾”赶紧往爷爷奶奶跟前靠)
   6.如果健德门没下,锁定3和4,看谁一直看门附近的到站指示图;(好嘞,“劳驾”喊起来)哈哈哈哈
   以上所述,10站内90%坐上座位。另外的10%,他们上班比你还远,偷着乐一下,心理上找点平衡。 :p 

   2019年的我回想起这些往事,觉着座地铁其实跟生活一样。
   有的人含着金钥匙出生,是因为公司是人家的,几点上班都行,还有自己的车,不用挤地铁,最关键的是人还摇到号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有的人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公司高管,错峰上班;还有的公司有班车,不挤地铁;有的和我一样,必须得挤地铁。
   但是,挤地铁也是一种人生,再挤都会到站。
   你可以千方百计坐到一个座位;        
   也可以与世无争,站着就好; 
   随遇而安也没问题,有就做,没有就站着(前提是腰得挺住)。

   现在已经不在北京打拼了,也有自己的车了,上班也不用挤地铁了,生活如此安逸,选择了随遇而安。


   后来......
   开车去打球,我们队赢了一下午,后来都不想玩了,对面一个小伙子一直喊着“继续,再来一波”,就这样,我们为了心里能过意去,总不能赢了就走,满足他的好胜心,又打了一个多小时,结局还是他们一局都没赢。后来没人玩了,他一个人在场上大吼,使劲拍球,我说:单挑吧,三个球;他说:十个,我要赢你;
  我答应了,结局--10:3,我赢了,我没有让他,因为球场上打爆对手,就是尊重对手。
  离开球场前,他还在那里练球,见我要走,说:留个微信,等我能打爆你,再约一局;我二话没说,互相加了微信,因为我相信下次我还是能打爆他。
  故事到这里结束了,我左xiong想的是:他和那个时候想尽一切办法坐座位的我很像,都是为了舒坦。他是内心的舒坦,我是身体上的舒坦。
  这个故事也改变了我随遇而安的状态:趁着还有打爆对手的能力的时候,千方百计地,不惜一切代价地,厚着脸皮地,去找到,并“做”到那个属于你自己的座位!!!
  因为,地铁再挤,终会到站,有个座位,身体舒坦,心里也舒坦,腰更舒坦!!!
  谢谢大家,我是JTR,做设计,我是专业的,抢座位更专业的JTR,谢谢大家!!!

评论

登录注册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