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北漂十年,从南四环到北四环(4)

最后编辑于 2019年05月14日 创业

春节期间,在老家参加了一场同学聚会。久居海外的班花、肥头大耳的班长、混社会的班痞们,结婚的、单身的,都悉数到场。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不再客气寒暄,互相频繁敬酒,吹天侃地。不一会儿就酒酣耳热,完全暴露了以前的本性。

靠着老爹的人脉关系,班长在老家揽下不少工程,赚的可海了去了。几位班痞现在都跟着班长混,既是同学又是小弟,颇为吃香。

班花依然玉洁冰清,她和女生们坐在一起,也是有说有笑,气氛融洽。曾经追求过、暗恋过她的男生,都有意无意的往她那里扫上一眼,大胆的则直接端着酒杯过去敬酒,借机和她谈笑风生。

临近结束,喝成酱猪头的班长主动买单,大大咧咧的撂下一句,谁也别和我抢啊!大家打车的打车,叫代驾的叫代驾,一会儿就鸟兽散了。

我们几个哥们,则晃荡到酒店旁边的小桥上,边抽烟聊天边等出租车。他们有的跟对了老板争了大钱,正准备买房子;有的泡到了妹子,正准备结婚;有的则一事无成,光阴虚度。

哥几个陆续乘车离去后,我又点了一根烟,吞云吐雾。凭栏望着静静流淌的小河水,有点晕眩想吐,还好忍住了。这酒后劲真他*的大,平时不爱喝酒的我也不知道为啥喝了这么多。

把烟头弹到水里,看着它漂走,觉得人生他*的就像一根烟。烟有千千万万根,你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根,命差的发霉腐烂,命好的辉煌燃烧,但最后都是灰飞烟灭、寂归尘土。

"你怎么还不回家?"

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回头一看,是班花。

原创,版权归1024.com

登录注册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