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程序员,我太难了

最后编辑于 2019年08月16日 科技

早起第一件事是什么?睁眼。每天一睁眼,我就欠下了150元。一天100元的房租和50元的伙食费,这还不算其它计划外的零碎儿开支。一个月就是4500元的overhead。我挣钱不挣钱,一个月4500元是必须要出的。

早餐是一袋奶和小吃店里买的两个包子,而且还是素的,便宜,然后匆匆忙忙去挤地铁。看看朋友圈里别人丰盛的早餐和悠闲的早茶,再看看我手里咬一口都找不到馅儿的包子,我太难了。


Image credit: 1024.com

到了工位还没坐稳,产品小姐姐就飘了过来,左一声哥右一声哥叫的你魂不守舍,需求变更立马就答应了下来。然后,看到发过来的文档,发现这活根本不是半天就能搞定的,今天晚上又要加班了,我太难了。

想安安静静搬会儿砖?那你就太天真了!每日例会和Bug都等着呢。尤其是Bug,解决的赶不上新增的。要不是生活所迫,我哪里知道我还有写代码的天赋?我太难了。

到午饭点了,组里的男男女女都簇拥着老大下楼去吃饭。队伍浩浩荡荡,老大意气风发。平时我们几个经常一起吃饭的小兵仔,都是去人均不到20元的馆子,今儿个老大带领大伙直奔大盘鸡,烤串、凉菜、汽水儿,一个都不能少!本以为老大请客,谁知点完菜了老大却迟迟未动,当即有懂事的同事说AA制他先付了。掐指一算,今天的伙食费超出一倍有余。有时候真是想省也省不了,我太难了。

装*不付费,谁跟着谁受罪!

别看互联网公司的人白天都混在中关村、上地、西二旗、后厂村,晚上可是有不少人出没在三里屯、工体一带。在那里经常能见到打扮的非常漂亮的小姐姐、换掉格子衫的程序员,以及白天在公司里装斯文的高管。

说实话,有时候我也会跟着他们去那里放纵一把。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也只有在酒精中,我才会忘记自己背负的一切,才会忘记自己是飘着。

我TMD,太难了。

登录注册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