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寻梦之搜狐(二)

最后编辑于 2020年04月02日 创业

5分钟身价跌了一半

伤心的8月里,惟一能让张朝阳兴奋的是他在麻省理工学院见到了尼葛洛·庞蒂。尼葛洛·庞蒂只和张朝阳谈了十分钟,但在这十分钟里,张朝阳抓住机会,让尼葛洛·庞蒂感觉到了自己是个很能干的人。临了,尼葛洛·庞蒂对张朝阳说:“我在伦敦有个先锋论坛会议,邀请你参加,请你讲一讲中国Internet发展状况。”

在伦敦,轮到张朝阳发言那天,尼葛洛·庞蒂要赶去泰国见泰国国王,没能听到张朝阳的演讲,尼葛洛·庞蒂吩咐自己的儿子留下听。尼葛洛·庞蒂的儿子听完张朝阳的演讲觉得很不错,写了个Mail告诉了尼葛洛·庞蒂。尼葛洛·庞蒂就此干脆地答应给张朝阳投5万美元。

10月,一身疲惫的张朝阳从美国飞回北京的时候,手里尚没有拿到一分钱投资,还为解雇ITC第一个雇员劳拉打输了一场要赔偿两万美元的官司。临离开美国的时候,张朝阳的律师对张朝阳说:“我看,你的精神状态还可以,在我想象中,你的头发应该全白了。”

10月中旬,焦急等待的张朝阳接到爱德华·罗伯特的电话,老辣的罗伯特在电话那头说:“已经四五个月过去了,你也没找到什么人给你投钱。在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你给自己定价200万美元,是不是太高了?4月的时候,我就说给你投5万美元,说你值70万美元,现在,算你值100万美元,我给你投7.5万美元,你看怎么样?”

张朝阳听完既兴奋,又心痛,说要和律师商量商量。张朝阳拨通了美国律师的电话,美国律师已经给张朝阳忙活了很长一阵子了,他很怕张朝阳最后没有融到钱从而没有钱付他的律师费,就劝张朝阳接受定价减半的条件。

此刻已经尝尽融资辛苦,身心憔悴的张朝阳忍痛同意了罗伯特的杀价。麻省理工学院学生邦德听说罗伯特杀掉了张朝阳一半的身价,很高兴,立即同意给张朝阳签7.5万美元的支票。

等待罗伯特和邦德投资到位的日子里,张朝阳每天给律师打一个电话,问汇款到了没有,张朝阳形容那段时间自己如同一只惊弓之鸟。“经常怕我的钱在美国银行被人偷了,而且经常产生这种幻觉。”

1996年11月下旬,罗伯特和邦德的一共15万美元投资到位。接着尼葛洛·庞蒂先期投资的2万美元也到了,尼葛洛·庞蒂说:“3月,我去趟中国,看看情况,再投其余部分。”

17万美元,去掉4万美元的律师费,还剩13万美元,张朝阳就用这些钱开始了自己的事业。整个1997年ITC就靠着包括尼葛洛·庞蒂后来追加的5.5万美元一共18.5万美元撑下来的。

混沌了5个月

有了钱做什么?而且,这笔钱也不算多。张朝阳是个脚踏实地的人,他愿意先从立即就有利润的域名注册和网页制作做起,这中间,张朝阳还想过做以色列“防火墙”技术的引进代理业务。

无论做什么,既然要干Internet,总要在电报局有一台服务器才行。张朝阳几次找到北京电报局的一位副局长,终于在1996年12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以很优惠的价格,张朝阳不肯说这个价格优惠到什么程度,在北京电报局架起了自己的服务器。这台PC服务器是一台花了不到一万元攒起来的兼容机。当时张朝阳还在ISI兼职,这台服务器归ISI和ITC共用,直到现在这台机器还在“服役”。

1997年1月初,ITC网站正式开通,没什么内容就把尼葛洛·庞蒂的《数字化生存》先放了上去。ITC上的第二个主要内容叫赛百空间,里面是很多热门站点链接。

ITC网站也和《精品购物指南》等报纸谈过合作,但网站究竟该做什么并没有个头绪。网站当时的定位只是用于宣传ITC公司,为公司承揽网页制作业务服务。

内容为王

时间转眼到了3月尼葛洛·庞蒂访华的日子,而ITC这边在Internet上的开拓还没有个眉目。

当时尼葛洛·庞蒂所著的《数字化生存》在中国卖得正好,海南出版社想借机再加强一轮宣传攻势,就找到张朝阳。张朝阳手里没有多少钱办活动,好在当时瀛海威愿意张罗此事。所以,尼葛洛·庞蒂第一次访华最出风头的是张树新。张朝阳只是在最后通过媒体讲明了,尼葛洛·庞蒂此行的“真正”目的是“考察自己投资的ITC,和瀛海威没有多大关系”。

看了ITC,尼葛洛·庞蒂很不满意,不仅因为ITC就几个人,更重要的是ITC没有清晰的方向。

张朝阳心里很着急,如果尼葛洛·庞蒂的后5.5万美元投资没希望了,那么,爱德华·罗伯特的信心也会受影响,因为爱德华·罗伯特没有来过中国,他自然会很注意来过中国,而且是Internet专家的尼葛洛·庞蒂的意见。

尼葛洛·庞蒂临走前,张朝阳陪尼葛洛·庞蒂看北京夜景。尼葛洛·庞蒂突然转回头来对张朝阳说:“我还欠你点儿钱吧?”张朝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以为尼葛洛·庞蒂对这次活动安排比较满意,想为这次活动付些钱呢。张朝阳嘴里嘟囔了一句:“你欠我钱?”尼葛洛·庞蒂说“是啊,我不是还没给你追加投资吗?”这话让张朝阳太高兴了,“我当时就觉得尼葛洛·庞蒂真是个正人君子,他说到做到。”

投钱是一回事,尼葛洛·庞蒂不满意照样不满意。为此张朝阳5月专门来到美国找方向。通过尼葛洛·庞蒂介绍,张朝阳在美国东部访问了AOL,在西部和杨志远见了一面。

最让张朝阳开眼的是访问热连线。热连线当时在美国风头正劲,它是网络旗帜广告概念的鼻祖。热连线走的是“内容为王”路线,网站拥有大批编辑记者。那时,美国的网站也在探索定位和出路,Internet是媒体的概念已经有人提出,但《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全文上网以后的访问量却很小,只有热连线冲击性很强的图形和短文章让信息雅皮士们流连忘返。

看到这,1997年6月,张朝阳回国就开始鼓吹“内容为王”的概念。7月,张朝阳安排热连线总裁安克访问北京。搜狐把这次访问变成了一个媒体事件。

ITC像热连线一样首先拉来了酒类广告,牛栏山二锅头酒厂的广告放在ITC首页上1个月收300美元。ITC说服牛栏山二锅头做Internet广告的论据是“能够制造一些观念上的反差,这样在传统媒体上就会有一些讨论。”说白了就是网内效果不好,网外补。

到1997年8月,ITC上面已经做了不少内容,但访问量还是上不去,一天的访问量只有500多人次。花了很多劲,创造了这么多东西,为什么访问量还是上不去?ITC“内容为王”有些做不下去了。美国热连线的情况也不妙了,最后被迫售出时只卖了8300万美元,而且,这笔钱主要是用来买搜索引擎,不是它曾经最值得骄傲的内容。

搜狐诞生记

ITC有心做的内容看的人不多,无心插柳的赛百空间却很受欢迎。看到这种情况,张朝阳力主把赛百空间栏目改名为“指南针”,并投入更多的力量加强这个栏目。

当“指南针”做到几千条分类链接时,张朝阳决定再次将这个栏目改名。这次改名是质的变化,将概念从推荐链接提升到了分类检索层次。ITC为这个分类检索起了很多名字,张朝阳主张叫“搜乎”,ITC副总陈剑峰说服张朝阳选择了搜狐这个名字。”狐”假“虎”威名份上虽说有些不好听,但很实惠。

1997年10月,ITC全力以赴转向做检索,将内容全部停了下来。同时也在寻找推出搜狐的最佳时机。当时Yahoo!宣称1998年4月进中国,1998年3月召开两会,所以,搜狐选择在两会之前推出搜狐。

“美国人用Yahoo!,中国人用搜狐”概念一经推出就得到了很多新上网用户的认可。当时国内Internet应用水平很低,很多人上了网不知该干什么,最常见的操作就是用搜索引擎查一下自己想看的内容在Internet上到底有没有。Yahoo!当然很有名,但是英文的,搜狐这个中文搜索引擎来得正是时候。

所以,搜狐新闻发布会当天,访问量就上到了2万多人次,加上当时搜狐搜索引擎技术上存在问题,每个搜索创建的进程太多,所以,服务器当场崩溃了。因为这个技术原因,搜狐的访问量又从2万人次降到了4000人次。1998年8月,搜狐又开始做内容,走出这一步是因为网络门户概念在美国流行了起来,搜狐不能不跟。现在搜狐一半力量做检索,一半做内容。

谁知融资的辛酸

到1997年12月,张朝阳手里第一次融来的18.5万美元所剩无几,困难到甚至连工资都开不下来的地步。张朝阳向给他投资的人发出了紧急求救,告知他们ITC为了竞争169网页制作停下了其他网页制作业务,一时没了收入。

三位投资者商量了一下,为张朝阳提供了10万美元的“桥式”贷款。这笔贷款不是投资,只作为张朝阳融到下一笔资的“救济”,但归还时要给他们一些ITC股份。

其实,早在1997年9月,张朝阳就开始着手第二笔阶梯融资的运作,但直到1998年3月,才拿到Intel和道·琼斯加在一起一共210万美元的投资。这其中的辛苦可以从张朝阳拿下Intel融资那一天的日程安排窥见一斑。

那天活动的中心是旧金山,张朝阳对旧金山一点儿都不熟悉。头天晚上,张朝阳从Yahoo!上把旧金山电子地图下载到了笔记本,然后用心记到达每一个目的地的路线,因为走错一个叉路口,下一个约会就可能迟到。

第二天上路,张朝阳将笔记本放在驾驶室,一面开车,一面对电子地图,检查自己是否走错了。这天正赶上旧金山地铁工人罢工,大家都开车,交通非常拥挤。

张朝阳这天一共有四个谈判。上午九点和Intel谈投资,结果张朝阳9点半才赶到。中午12点和软银谈判,为了赶时间,张朝阳一面开车,一面咬汉堡包,一面看电子地图。从软银出来,下午2点,张朝阳去见世代投资。

下午4点,张朝阳要去美洲银行总部见给四通利方投资的斯蒂文森。汽车在加州大道上怎么也开不动,张朝阳急了,在高速公路旁向警察局求救。张朝阳对警察讲“自己遇到了生与死的问题。”警察问:“到底是什么问题。出车祸了吗?”张朝阳说:“没有。但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必须要去参加。”警察说:“这不是生与死的问题,你就在那待着吧。”

张朝阳只好上车,继续向前“蜗行”。离美洲银行总部还有七个街区的时候,张朝阳瞥见了一个停车厂,一头扎了进去,停车厂管理人员说不能把车停在这里。张朝阳管不了许多了,扭头径直往美洲银行大楼跑,没理睬他。

气喘吁吁地跑进美洲银行大楼。已经等了1个小时早已不耐烦的斯蒂文森说他再等10分钟就不等了。这次会谈,斯蒂文森口头答应给张朝阳投资25万美元(后来没有投)。

心满意足的张朝阳从美洲银行大楼里走出来,找自己的车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车被拖车正往上铲,张朝阳连忙掏出25美元塞给开拖车的人,塞给停车场的人10美元。

融资秘技

张朝阳自信搜狐今年的收入将好几倍于1998年的100万美元,但张朝阳说,搜狐今年还不会达到收支平衡,因此还要去融资,并且,第三次融资已经开始,将于四五月份到位。

费了这么多周折,迄今搜狐从多家融到的资不到250万美元,搜狐为什么每次融到的资都这样少?

张朝阳说,他是有意这样做的。“公司还很小的时候,要很多钱,过早地把它变成大公司的结构是很有害的。上次融资融到300多万美元也没有问题,但我不能要,否则,就让投资人所占股份太多了。”

“搜狐今后的股份会更值钱,早期,公司必须保持创业的结构,这样才能给未来留下发展的余地。”

1996年投资人能接收ITC100万美元的定价,而到1997年,投资要接收ITC多高的定价,张朝阳不肯说,但肯定远远超过了Intel和道·琼斯加在一起投资的210万美元。这就是阶梯融资的好处。一时用不着的资金千万不能要,因为今后的股份会更值钱。另外,没有一下融到很多钱的急迫,每次给自己的定价也可以高一些。高定价,小融资是所谓阶梯融资的操作核心。

网上寻梦之搜狐(一)

刘韧公众号:LiuRenNews

1024.com

登录注册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