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人生之金山西点军校

最后编辑于 2020年04月02日 科技

刘韧。本文写于1999年。

金山BBS被称为西点军校,站上有光荣的少尉、中尉们。其实,金山公司本身就是一个程序员的军校。

在这个军校里,作为校长和副校长的求伯君、雷军都曾经是闻名全国的程序高手。但现在这两位高手都很少有时间写程序了。他们在忙经营。金山公司现在应该是国内产品线最长、最全的软件公司。它先后推出了从通用的“WPS97”、《金山词霸》到应用类的“金山书信通”、游戏类的“剑侠奇缘”、“金山游侠”再到教育类的“金山单词通”等6个新产品。怎样把这六个产品都规划好,让每个产品都挣钱,是两位程序员出身的老总要写的最难的“程序”。为此,雷军10年来没有学会的抽烟终于学会了,而且烟瘾还很大,并且老是鼓捣着不抽烟的朋友“尝一支,挺过瘾的”。为此,求伯君也不能在珠海过他的安稳日子,三天两头地往北京飞。

求伯君和雷军都十分爱玩游戏和BBS,为此,金山建立了中国最大的两个BBS——西点和西线,出了中国第一个游戏“中关村启示录”,和中国第一个真正可玩的RPG游戏“剑侠情缘”。但现在无论是求伯君还是雷军都没有时间上站“飙信”和摆弄游戏了,他们的任务是率领金山尽快闯过中国软件业在微软的重压之下面临的最困难时期。

求伯君是一个不太善于言辞的急性子。在珠海金山,求伯君为我们做演示用的DEC显示器左上角的塑料裂开了一个缝,求伯君说那是他们心急火燎,抱怨机器时,气得用手砸的结果。给我们演示《剑侠情缘》的时候,光驱出了一点问题,声音总是不对,求伯君急得不等光驱灯灭了,就摁开仓键把正在飞速转动的光盘取出。

但求伯君也有慢条斯理、坚韧不拔的时候,以及耐得住寂寞的勇气。WPSforWindows小组一干就是4年,虽然其间经历了《盘古》的挫折,但求伯君还是坚持慢慢来,百折不挠地继续做WPS97,并最终把它奉献给了渴望已久的忠实用户。

相对求伯君,雷军要“伶牙俐齿”得多。无论是推销金山的产品,还是论述金山的策略,雷军总是振振有词,头头是道。雷军作为一个好记者的天赋不光体现在说上,他的文章中有行云流水般流畅的《我说晓军》;也有周密翔实的《微软都做了,我们做什么》。我们经常开玩笑说,雷军在软件上的成功使媒介少了一个好记者。

由于求伯君和雷军都是程序员出身,所以,他们最知道程序员的辛苦以及他们最需要的是什么?这是西点军校里人才济济的最根本的原因。

在金山的“西点军校”里,我一下子记住了雷扬这个名字,是因为他仅在上海读了一年多本科就不上了。敢于只上一年大学的人毕竟不多,但求伯君即说,如果他能够预知未来,他就不会上大学或者不会上那么多年大学,他要腾出时间先去深圳,而后赶海南的机会。关于大学教育对一个优秀程序员成长的有何意义,我的一位十分谦虚谨慎、已经联系好出国但不拿到签证不向父母公开的朋友说,“他将来可以养家糊口的编程本事以及真正有用的知识都是自学的。”

雷扬是一个略带羞涩、很清秀的小伙子。我问他,大学突然决定不读了,父母没有表示异议吗?雷扬说,我的父母认为我已经长大了,有能力选择,他们已尊重我的选择。

1992年11月,刚刚20出头,从广西南宁来上海念书的雷扬没有坐在大学的课堂认真听课,而是坐上上海加华电视电脑有限公司开发二部主管的位置,那时他们主要从事三维动画系统与字幕机系统的开发。其中,1993年初,由他独立完成的“三维动画系统曲线汉字输入模块”,为公司创造了很好的销售业绩,并使公司获得了Autodesk公司开发商的资格。

尽管雷扬的本科只上了一年多,但他包括英语、数学在内的各方面的基础都很扎实,网络更是玩得很熟。雷扬到金山公司写的第一个软件是“金山词霸”,这个产品一出手,就比做了很多年,版本号数字不知是“金山词霸”多少倍的普通词典高出一截。

比起雷扬的羞涩,1997~1998年任北京金山副总经理的蒋涛可谓“久经江湖”,精干老练。1991年,蒋涛从四川大学数学系毕业后,放弃了武汉市工商银行科技处的安逸工作,于1992年8月加入珠海巨人集团,6个月后,由于工作出色,任开发四部部长,后任手写开发部部长,中文应用软件公司总经理。领导开发成功了巨人手写电脑Ⅰ代、Ⅱ代。后来,巨人战略转移,重点开发保健品。蒋涛毅然离开巨人集团,和李明合作开发销售《快道电脑助理》。《快道》这个不错产品的最后失败使蒋涛明白,一个软件的成功靠的不光是编程,学会市场的营销同样重要。这样1997年,蒋涛来到了正在招兵买马的北京金山公司。

1998年,蒋涛离开金山,先和“超级解霸”的作者梁肇新合作了一段时间,梁肇新在巨人的时候曾是蒋涛的手下,但是一段时间后,做为豪杰公司总经理的蒋涛又离开了豪杰公司,成立了美达美公司。在中关村闯荡了两三年,蒋涛认为他学到了怎样做市场,尽管他不喜欢北京的生活,但是他已经离不开了中关村。

雷扬和蒋涛他们是新一代程序员的代表,他们知识结构相对于老一代程序员来说要全面一些,但由于今后的程序编写更多地要强调标准化、模块化和多人共同开发,年青一代程序员成名的机会将越来越少。

在软件界,我们将要面临的是商业推销的时代。过去,一两个程序员个人打天下的时代将渐渐隐去。商业的标准经营使中国软件业失去的仅是许多传奇的故事,换来中国软件业的繁荣,那是可喜可贺的事,但如果失去传奇故事的中国软件业,从此,再没有了灵性和活力,那么,我们又将如何看待当前正在发生的这种变化?

刘韧公众号:LiuRenNews

1024.com

评论

登录注册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