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青春,再也回不来

最后编辑于 2020年03月20日 科技

突然想起少年时,也是春天,蹲坐在背风的砖垛后面,就着榨菜,三口两口就咽下一个馒头。望着尘土飞扬的工地,傻笑着,今天又挣了十五块钱。

虽然很期盼暑假的到来,以便打一份长工,但每一个周末跑到砖厂,总能找到一些活。只要肯卖力气,就能赚钱,还管饭。

这里的砖厂都是天亮就开工,一直干到天黑才能回家,是真正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要是在暑假,那就爽多了。干完活了直奔水库,衣服都不带脱的,一个猛子扎进去,浑身的臭汗和灰尘全部洗的干干净净,然后*着身子拿着衣服上岸。反正一片暮色,谁也看不见,除了岸边上那些放牧吃草的牛。拧干衣服再穿上,哼着小曲儿回家,清清爽爽。

写于2020年3月18日,北京,大风。

评论

登录注册后才能评论。